橘子吃我

100008线垃圾

藕:“初见时,你就成了我的救赎。”

(画的是带斗篷的饼,但好像因为我太垃圾不怎么能看出来)

我边拉屎还要边给自己鼓掌!!!

晚上公共厕所(声控灯)我太难了!!!!!

【藕饼】黑白莲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吹爆她。

天上飞了只搽鸽:


    ◆ 是留存记忆的转世。





    ◆是变了身份也要铭记的重要之人。





    ◆ 其实是几个脑子里的小片段简单拼凑来的orz,就当小片段看好了

    ◆ @橘子吃我 我完事了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<0>

    灵丹和魔丸再一次走散了,第一次事在人为,第二次怨天作怪,像是命中注定不能在同一方土地里亮起生命的光彩。

    又像是藕断丝连,那些拉着手一并承受的苦痛、那些流露在云间的喜悦,他们记得。

    记得对方的笑颜,记得对方的温度,哪怕他们生命短暂,没能多看几眼这大千世界,也认定对方就是世界上最美的画卷。《千里江山图》也好《江山社稷图》也好,不过是荔枝壳而已,惊艳一时,是看过就丢掉了的过眼云烟。而果肉往往要被咽到肚子里,用甜味的果汁在味蕾上爆破,带来当下的满足,和未来的回味无穷,这正是他们在海边和七彩宝莲里所感悟到美好。

    哪吒再得肉身,殷夫人喜极而泣,李靖一展愁眉,府里上下沸腾,闹得邻里邻居奔走相告,锣鼓喧天之时,陈塘关挂满了红绸,有心人还秀出个哪吒娃娃来挂在腰间,每人脸上都是数不尽的喜悦。

    此景,确乎殷夫人记忆中有,说来讽刺,不正是当初人们得知灵丹降世之时吗?

    因为七彩宝莲需静置,不宜与外人展露。殷夫人还在想,吒儿若是醒来见了人们对他如此喜爱和尊崇,一定会非常非常开心。

    哪想这孩子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愁眉苦脸。

    肉身如刚诞生的婴儿,小小一团,带着枷锁,不哭不闹,眼睛里波光流转,带着莲花弹水面的涟漪。

    这干净极了的眼睛,从睁开那一刻开始,就在转动,四处看,带着对人世的好奇与胆怯,还有对什么的不舍。

    大家见了,都颇为惊讶……这孩子当真是那小魔王哪吒吗?

    白色的头发,柔软的指尖,以及头上的印记。

    莲是不是分错了灵魂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<1>





    初生的婴儿没有飞天遁地的能力,即便记忆犹存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 等哪吒再以少年身踏上风火轮直上云霄,已是一年之后。穿云飞过云底鱼鳞似的屋檐下住的人们,这些他曾经想疯了的认可,被他狠狠置之脑后。他来到海边,对着落下光的海面吹响海螺,一声一声,一无所应。

    因为从七彩宝莲中转移到肉身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二人被迫分离。敖丙临行前,他们约定要在海边见面的。

  “敖丙——!你在哪——!”回应哪吒的只有海鸥的叫声,分明等了他那么久啊……

  “怎么回事,怎么会这样!”哪吒无措地猛踢向身旁的大石头,咬紧牙齿。

    海浪一片一片叠起来,飘在近处远方,清晨的雾好大一片,都是有缘人的泪花。这些组成悲伤的物件,被好好地摆在空气里,听人的呓语。

    哪吒听到沙滩上有窃窃私语,是脚丫旁边的贝壳悄悄在说话,他蹲下来凑近去听……

   “赶紧走……赶紧走……黑水鬼要来了……”白色的贝壳说。

   “赶紧跑……黑水鬼要来了……吃人的黑水妖怪……”灰色的贝壳说。

   “他来了……他来了……一切都完了……”蓝色的贝壳说。





   “什么黑水妖怪……”哪吒诧异,不过听到吃人,他知道这不是善类,定要除他性命去。

     他起身眺望,远方传来一声惊雷,海水向中间挤压,形成一个壮观的巨大漩涡,在漩涡中心,像墨汁似的东西开始向周围扩散,刹那间便将漩涡染成了黑色。

    哪吒听到海水里一个声音在说,“好强的灵力……定要吸纳为己有。”

    海水听了这妖怪的话,着了魔似的涌起,黑色的浪形成一堵水墙,骇人之势冲向沙滩上站的孩子。

    哪吒一看便知道这是有人施术作妖,海水卷了后成箭,灵活敏捷地袭向他,不仅是海面扑天盖地来的进攻,因为哪吒在沙地上躲闪时脚底忽然钻出一股凉意,而就在他闪开那一刻,沙子里钻出触手模样的黑水来。

    火尖枪在哪吒的手里转了几转,随哪吒的身法将水箭和触手逐个刺破,一个不落,“究竟是什么人在此偷偷摸摸地使阴招,有本事出来和小爷正面一较高下!”在弄不清敌人实力和能力之前,哪吒没有用风火轮的打算。就此情况看,对方善水,这里自然是敌人的主场,如果这时候再飞到海面上去,无异于推波助澜,帮对方置自身于险境。

   “诡谲多变本就是水的特性。”对方并不理会哪吒的挑衅,变本加厉地攻击他,“你很棘手。”

   “那是当然!知道小爷的厉害还不乖乖投降?”哪吒笑着用火尖枪挑起对方的水,在肩膀上回荡一圈又还给对方,没想黑水在刚被甩出去不久的空中忽然爆成一团黑水雾。

    哪吒被此景吓了一大跳,心道,“不好!”

   “冻!”一声命令破开层层水帘从漩涡中响起,黑水雾里的小水珠骤然涨大数百倍,瞬间就将包括哪吒在内的一小片海滩上所有东西全部淹没,又在下一瞬间凝结成冰。

    被整个冻在黑色冰块里哪吒冷得不得已,燃起火焰将困住自己的冰烧成海水,他有些不屑,“就你这冰?实在是——太菜了。我认识的用冰的家伙可比你厉害几百倍!”哪吒打了个喷嚏,“而且是个正人君子,从不搞这些阴招。”

   “白色的火焰……”水里的人似乎有些忌惮它,话里隐埋着点怯懦,“似乎比三味真火的温度还高。”不过他声音很小,哪吒没有听到,他从破开对方的冰那一刻就筹谋好了反击,见对方沉默他便裹着层层火焰冲上前去,毫不犹豫地冲进漩涡里,顺势一拳击到对方脸上,又拽住他的领子将他扔出水面,而这一切不过瞬息之间。

    之后哪吒听到那人用熟悉的轻柔声音说,“你穿白色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 于他而言,这声音足有荡魂摄魄的能力。因为这是记忆里那个深刻的人,他唯一的朋友。

   “敖丙?!”哪吒惊叫出声,面前这个身着玄黑袍、阴招用尽的人,竟然是敖丙。

    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踩在风火轮上给了敖丙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你可让我好找……你知不知道每次爹娘领我来海边,我总会吹海螺叫你,你倒好啊,一次也没有应过。”哪吒用拳头锤了他肩膀一下,“就今天应了一次,还上来就打人,你凶了不少啊。”

   “魔丸的魔性使然。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“莲花里转生,自然有人要还你个公道。这一年里你应该也发现了吧……”敖丙垂下睫毛望着海波,“发现你不再是魔丸了。”

   “你能够轻易沉下心来了,变得不易发怒,破坏欲也降低了很多。”

   “先不说这个……敖丙,黑水鬼吃人是怎么回事?你不会真的吃过人吧!”哪吒使劲晃了晃敖丙的肩膀,“你是龙!不是妖怪!”

    敖丙的脸沉了几分,整个人显得阴沉沉的,他抬抬嘴角,忽然放声笑道,“我就是吃了人。既然你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那我也开门见山了,我今天来见你,就是为了占有你的灵力。。”

   “你……!”哪吒不可思议,这算什么?“别跟我说什么魔丸不魔丸的,我是魔丸一样能活出人样!别忘了,敖丙,你是谁只要你自己说了才算。怎么过了一年而已,你脑子就糊涂了!”

   就在此时敖丙忽然笑了,“喂喂,上当了你。”

   “什……”

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   “你敢骗小爷!找死啊你敖丙!”哪吒吼着追上去,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空中穿梭,渐飞渐远,最终隐匿在云中。

     这是孩童的游戏还是骗人的诡计?我们无从得知,但如果表面与真相一致,那无疑就只是恶作剧了,海面上嬉笑打闹的少年,拾了一大兜快乐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<3>

    陈塘关有家人尽皆知的糖人儿小铺,金黄的丝儿被高高拔起,随着铺主的一翻动作,就成形状。经营的老爷子是实打实的手艺人,技术浑熟,人也和善,有时候遇上买糖人儿的客人忘带铜板,他也不计较,直接就把糖送给人家,一分钱不取,街上光脚跑的娃娃们都喜欢往他跟前凑。正因如此,老爷子才成了陈塘关所有人认准的独一家的糖人儿商。

     哪吒心里是千万个想拉敖丙尝这小糖人的,敖丙才刚在他家里住了一晚上,第二天他就忍不住要拉人家吃糖去。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店铺了,好似咬一口糖人,烦恼都化进蜜里找不着了。

    哪吒拉着敖丙的手,拉着他在街里走,两个人闲谈,偶尔欢笑。

   “诶,对了。”哪吒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什么,“昨天的贝壳到底为什么说你是吃人的黑水鬼?”

    敖丙从袖里掏出那三个贝壳,“你说它们?”他轻轻说,“这是我吩咐它们故意带给你的假消息,为了好好捉弄捉弄你。”

   “……”

   “生气了?”敖丙晃晃他的手。

   “戚,说什么傻话呢你,这世上能惹小爷生气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 “那你还撇着嘴,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那个小婴儿形态了,路上人都看着你闹脾气呢。”

   “谁管他们。”哪吒撇了眼敖丙脖子上若隐若现的龙鳞纹,尽量无感情地说,“还不是担心你。”

    昨天夜里他们交谈的时候,敖丙告诉他这是龙族特有的封印法,呈龙鳞状,只有拥有法力的人才能隐约看到,它能帮助他克制住魔丸的一部分力量,让他不至于丧失理智。

    敖丙问,“你担心我什么,我这不是好好的?”

    可是哪吒总觉得心里不安定,昨夜敖丙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:





   “师父说过,人心中的成见是座大山。”





   “一言一语都成利箭,破我麟甲,扎进海里,堆积如山。”





   “我此次重生,没有选择在东海出生,我没有脸去面对我的族人,我的父亲。”





   “我是个罪人,一个胆小鬼。我一出生就躲在了贝壳里,度日如年。”





   “好什么。”哪吒拿起老爷子给的糖人儿塞一根给敖丙,“吃了我给你这个糖,你就能甜一点。”

   “你把这根签折成两半,我们甜埋在树底下,让它借这树的力量,将糖分散到天上,仙宫的神仙尝到了人间的甜味儿,就会分给你幸运,一切噩运就都消散啦。”







傲娇藕邀请饼饼参加生辰宴那里真的被戳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快去看啊!